关于印发《2011年自治区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重点县项目实施指导意见》的通知

●土地流转收入。耕地按每年1000元或者1000斤小麦的价格进行流转,荒地按600元进行流转。

关于印发《2011年自治区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重点县项目实施指导意见》的通知

“一带一路”,中国与世界各国共同绘制的一幅恢宏画卷正徐徐展开——
跨越万里海域,牵起亚欧非多个经济圈,
“一带一路”,托起世界最壮观的经济走廊。
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在2013年9月访问哈萨克斯坦时的演讲中,他指出,横贯东西、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完全可以成为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共享和平、共同发展的新的丝绸之路。时隔一个月后,他又在访问印度尼西亚时提出了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是习近平主席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顺应地区和全球合作潮流,契合沿线国家和地区发展需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提出的重大倡议和构想。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构想提出三年来,引起世界沿线国家的广泛共鸣,共商、共建、共享的和平发展、共同发展理念不胫而走,沿线60多个国家响应参与,并与他们各自的发展战略积极对接。
“‘一带一路’追求的是百花齐放的大利,不是一枝独秀的小利。”习近平主席在今年首访中东期间在当地媒体发表署名文章说。在一系列实际举措中,一个个合作项目开花结果,叠加起丰富的丝路“风光”,在时光的度量尺上,镌刻下“一带一路”建设全面推进的坚实步伐。
2016年既是中国“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中国与沿线国家全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年份。时间将进一步认证:“一带一路”成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协奏曲,在内外联动、海陆统筹的对外开放新布局中,使古老的“丝绸之路”延伸成为现代版“国际大合唱”。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 战略对接成为区域共同发展潮流
“两年前,我在访问中亚和东南亚时,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设想。这是发展的倡议、合作的倡议、开放的倡议,强调的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平等互利方式。”习近平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表演讲时道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
如今,国际社会共同见证“一带一路”从理念设计、总体框架、战略规划,进入实质建设阶段。60多个沿线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表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不少国家主动将本国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对接。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从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到中俄蒙经济走廊,一个个区域合作新倡议应运而生;从互联互通,产能合作,到自贸区建设,一项项新举措不断为区域发展注入新活力。
在众多区域战略对接中,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之一,习近平主席2015年4月访问巴基斯坦时,双方确定了以经济走廊建设为中心,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合作为重要领域的“1+4”合作框架。
“在巴基斯坦,每个地区都会举起手说,我也想让这条路穿过我们的区域。”巴基斯坦前总理肖卡特?阿齐兹认为,这正是因为看到了“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效应。
俄罗斯将建设欧亚经济联盟的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形成了更加全方位的互利共赢格局。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指出,如何在两国战略对接背景下,挖掘俄经济增长潜力已成为俄各界热议的话题。
“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提出之后,中亚沿线要津也翕然响应。古丝绸之路重要驿站、中哈边境重镇霍尔果斯口岸,见证了新丝路唤醒后的蓬勃生机。2014年,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提出“光明大道”经济计划,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
“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题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演讲中,习近平对“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互利共赢愿景娓娓道来。
计利当计天下利。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印尼雅万高铁……“一带一路”正紧紧抓住互联互通的钥匙,促进空间距离、命运共同体的相融相通。
“秉持开放包容,鼓励文明交流” 民心相通文明互鉴搭建桥梁纽带
习近平表示,“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一带一路”为相关国家民众加强交流、增进理解搭起了新的桥梁,为不同文化和文明加强对话、交流互鉴织就了新的纽带。
从历史上看,古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通商合作之路,更是一条和平友谊之路、文明互鉴之路。中国走向世界,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桥梁作用和引领作用尤为重要。时至21世纪的今日,地跨亚欧非三大洲的“一带一路”,为沿线国家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往来提供了新的机遇。
“秉持开放包容,鼓励文明交流。”“
‘一带一路’延伸之处,是人文交流聚集活跃之地。民心交融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习近平主席在《伊朗报》的署名文章中,在阿盟总部的讲台上,对中国与中东做民心交融的合作伙伴寄予期望。
加强文明对话,融汇民心,凝聚民智。习近平主席在演讲中宣布,中国将实施增进友好的“百千万”工程,着眼文明互鉴,覆盖典籍互译、智库对接、人员培训、艺术家互访等多项内容,一系列举措将在中阿人民特别是青年心中播撒下团结友好的种子,让人才和思想在“一带一路”上流动。
近年来,中国与阿拉伯国家人文交流取得了丰硕成果,除举办中阿友好年活动,还签署了第一个共建联合大学协议,启动了百家文化机构对口合作。目前,在华阿拉伯留学生突破1.4万人,在阿拉伯国家孔子学院增至11所,中阿每周往来航班增至183架次。
“一带一路”建设,倡导不同文明、不同文化要“交而通”,而不是“交而恶”。在法国尼斯欧洲研究所学者乔治?佐戈普鲁斯看来,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理解和信任是一种稀缺资源。“一带一路”倡议为不同地区和不同文明开展对话搭起了一个重要平台,成为沿线各国加强交流和增进互信的精神纽带,建立在民心相通、文明互鉴基础上的合作才是可持续的。
“亲、诚、惠、荣”的丝路新路标 创新国际合作与全球治理机制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人类命运从未如此休戚相关。中国以“首善其身、兼济天下”的大国胸怀,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倡导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前所未有的国际合作倡议和理念,“一带一路”的建设,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间正道。
2014年访问蒙古国时,习近平主席形象地表示,中国愿意为周边国家提供共同发展的机遇和空间,欢迎大家搭乘中国发展的列车,搭快车也好,搭便车也好,我们都欢迎。
无论是“搭便车”还是“搭快车”理念,都是中国的郑重承诺:在周边国家的腾飞路上,中国愿助一臂之力。习近平曾在多个国际场合宣示,中国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更多责任义务,为人类和平发展做出更多贡献。
共建“一带一路”,是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的具体实践。人民日报曾评论指出,它既有利于以新的形式使欧亚非各国联系更加紧密,互利合作迈向新的历史高度,又有助于相关国家携手应对贸易保护、气候变化、贫困问题、极端主义等现实威胁,共同提供新的全球公共产品。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演讲时称,共建“一带一路”的途径是以目标协调、政策沟通为主,不刻意追求一致性,可高度灵活,富有弹性,是多元开放的合作进程。因此,“一带一路”不针对第三方,不搞零和博弈,不搞利益攫取和殖民扩张,它对世界上所有国家或经济体、国际组织、区域合作组织和民间机构开放。
这也意味着,“一带一路”,既与其他合作组织或机制有效衔接,又是对新型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机制创新的积极探索;既能缓解当今全球治理机制权威性、有效性和及时性难以适应现实需求的困境,又能满足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国家要求变革全球治理机制的呼声需求。
乘势而上、相向而行。在“一带一路”倡议的酝酿、提出阶段以及建设过程中,中国始终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中国政府在编制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过程中,广泛听取并吸收相关国家的意见和建议,为全球发展合作提出中国方案。
同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距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从未如此接近,与世界各国携手圆梦的愿望也从未如此之真。推进“一带一路”,“亲诚惠荣”成为指引的路标,指明前行的方向。
正如俄罗斯《导报》刊文指出,“一带一路”构想展现了中国对全球治理新理念的思考,“对中国来说,‘一带一路’与其说是路,更像是中国最重要的哲学范畴——道”。

●电费结算收入。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是一度0.85元,一个贫困村建设0.5兆瓦的光伏农场项目,每年发电收益可达47万元。

●农场打工收入。每天120元的工资,一年最少7个月的用工期。

本报记者何烨文/图

进入秋季,中部小城安徽灵璧笼罩在绵绵细雨中。灵西乡叶庙村,一部分村民在农场的小平房里躲雨,而在蔬菜大棚里,几个农妇正忙着摘菜、扎茄子。叶庙村有一片奇特的景观:一边是村口一块平地上,大约支起50厘米高的光伏板,下面长满了杂草,另一边是露地蔬菜种植,但在头顶支起了大约4米高的光伏板,每块大约有20多度的倾斜角度,如果在晴天,阳光照样能透过这些倾斜角度照射到地面上,光伏板下面种着西红柿、黄瓜等果蔬,长势还不错。

这里是叶庙村与江苏中利集团合作的中利光伏农场,叶庙村村主任叶振山告诉记者,村口的那片光伏板是过去的光伏发电项目,而这边4米高的则是新的光伏农业项目,“旧的会逐渐废弃,而新的已经在今年7月实现了并网发电,年底就有收入了。”

高支架 宽桩距 农光互补嫁接光伏与农业

过去我们常见的光伏发电多利用屋顶或者荒山、荒地放置光伏板进行发电,两块光伏板拼在一起,配上50厘米左右高的支架,是一般光伏发电的典型特征。由于光伏板的遮挡,光伏板下一般不种作物,或者只能种植一些喜阴的作物,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光伏农业”。目前我国的国家政策规定,禁止光伏项目占用基本农田。

而记者在叶庙村看到的光伏农场,则是对以往的“光伏发电”进行了大胆改造。高支架,光伏组件离地面高达4米;宽桩距,光伏支架之间的跨度可以达到10米,远远看去像是给露地搭了个凉棚。这个升级版的光伏农场似乎并没有什么高科技含量,但他却解决了光伏农业发展的瓶颈,让光伏和农业真正互补。

“支架抬高后,每块光伏之间有足够的空间可以透光,平均每天农作物的光照可达到75%以上。经过我们试验,水稻、玉米、小麦等大田作物都可以种植。而且大型农机械在下面运行也没有问题。”中利集团董事长王柏兴说。

由于支架不占耕地,所有道路、水渠、设备用房都可以设置在光伏板下,传统的一座100兆瓦的光伏电站需占地3000亩以上,现在只需要用地2000亩左右,节省土地40%以上。

不仅可以运用于农场,鱼塘和牧场都可以收益。在叶庙村,记者还看到了占地45亩的“光伏鱼塘”,光伏板就搭建在鱼塘上空,比农场的高度还要高。农场的工作人员介绍,在七八月高温的时候,光伏板可以有效避免鱼塘里的鱼被高温烫死。

“光伏项目最主要的功能在于发电,而真正把光伏运用于农业中时,光伏可以为智能化农业生产提供能源。”王柏兴介绍,在光伏农场中,他们将设计“智能光伏云中心监控”系统,对环境温度、土壤湿度、肥力等实时监控,太阳能杀虫灯等仪器均由光伏供能。

光伏发电+特色农业+就业 一块地有3份收入

灵璧县位于淮北平原东北部,贫困人口有7.5万人,2016年全县共有73个国家建档立卡的贫困村,贫困户2.29万户,户均年收入2700元。

“我们通过调查,因病致贫的大约占69%,因残致贫大约占10%,其他还有因学致贫等各种原因。所以我们在引进扶贫项目的时候,既要考虑增加普通群众收入,又要为彻底丧失劳动能力的人兜底。”灵璧县委书记刘博夫说。

2016年10月,灵璧县引入了“贫困村光伏农场”项目,11月开始施工,2017年7月就实现了并网发电。“‘光伏农场’项目可以给贫困户带来三个方面的收入,一是土地流转收入,二是电费结算收入,三是农场打工收入。”灵璧县扶贫局局长杨松说。

首先是土地流转收入。按照政府和企业对光伏农场的统一规划,耕地按每年每亩1000元或者1000斤小麦的价格进行流转,荒地按600元价格进行流转。其次是电费结算收入,刘博夫为记者估算说,目前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是一度0.85元,一个贫困村建设0.5兆瓦的光伏农场项目,每年发电收益可达47万元,扣除银行还贷、付息、运营维护等费用,每年净收益约17.4万元,加上特色农业每年大约5万的收益,贫困村每年可获得约22万元的收益。

对于贫困户来说,在光伏农场里打工,一年最少7个月的用工期。叶庙村的闫兴杰,家里有4口人,孩子还小,妻子生病,全家靠他一个人在光伏农场打工,闫兴杰家里的5亩地全部流转,每年可以得到5000元的收入。“这5亩地以前就荒着,现在不用干啥还有收入。”闫兴杰说,此外他在农场里打工,每天还有120元的收入。同村的胡芹侠,前几年做过脑瘤手术,丈夫在她生病期间又突发脑溢血,现在是她自己在支撑这个家,虽然恢复得不错,但依然显得很虚弱。“我每天在农场就摘摘菜,力所能及的活我还吃得消。”胡芹侠说。

在整个光伏农场的项目中,特色农业也是由中利集团的专业人员来运营。中利航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李秀祥介绍,光伏农场不用农药化肥,用复合乳酸菌做土壤改良剂,增加土壤营养,缓解土壤板结;将水进行过滤和净化,通过震动分离正负电荷,浇灌作物保留丰富的能量;用牛粪、锯末、豆饼做底肥,作物的病虫害也减少了,通过农超对接,这些不打农药化肥,口感又好的蔬菜在城市里销量很好,5元一斤的黄瓜都供不应求。

政府搭台 企业运营 光伏农场包县脱贫有一套

日前,中国光伏农业精准扶贫发展论坛在安徽灵璧举行。在场的三农、能源等领域的专家对光伏农场包县脱贫的模式进行了热议。三农专家、中国农业大学原校长柯炳生认为,光伏的发展不应该损害农业,只有光伏和农业相互促进才能发展长久,并且他希望光伏发电能开发出不同的模式,能够解决中西部贫困地区生产、生活用能的问题。

光伏发电被认为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环保且前景广阔的能源利用形式,那么光伏农场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模式在全国推广呢?王柏兴告诉记者,西部地区光照充足,土地资源丰富,但是电力消纳能力有限,输送到东部的成本又高,“限电”政策对光伏的发展不利,东部地区虽然电力需求大,但荒滩荒地少,光伏组件搭建难。就在这“东西两难”的情况下,他想出了这种加高支架,将光伏和农业结合成为光伏农场的方式,目前已经在江苏、山东、浙江、安徽、吉林等多个省市的贫困县推行。

目前,中利集团推行的光伏农场的运营模式是:政府自筹资金20%,银行提供80%的扶贫贷款,光伏农场的全部运营交给企业,但产权归贫困县集体所有,政府、企业和农民都能受益。

2015年,由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了《关于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工作方案》,提出利用6年时间组织实施光伏扶贫工程。2016年,国务院扶贫办把光伏扶贫工程列为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鼓励光照资源条件较好的地区因地制宜开展光伏扶贫。2017年,“光伏农场”项目获得了十大三农创新奖。在这些利好政策的助推下,加上光伏农场不与农争地,实现土地增值的特点,发展前景可期。

作为全国首个“贫困村光伏农场包县脱贫”项目,叶庙村光伏农场自7月19日并网以来,已累计发电约83万千瓦时。预计年电费可实现净收益20万元,每户贫困人口可提高年收入3000元以上。

记者手记

欧洲杯竞猜,光伏与农业1+1>2

光伏扶贫项目是很多贫困县市在脱贫攻坚战斗中的优先选择项,因为它节能环保,运营简单,成本也不高。对于没有劳动能力的贫困群众来说,在屋顶架起太阳板发电,所得收入也是对他们的一种兜底保障。目前的光伏发电大多利用的是荒地,但如果把土地的价值利用起来,光伏嫁接农业,则有一种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本报曾经刊登过一篇对光伏农业实验的调查,名叫《农业“嫁接”光伏,结什么果?》,而我在灵璧县看到的,应该就是农业与光伏嫁接结出的果。企业负责人告诉我,过去几年,由于国际市场受限,光伏企业的生存举步维艰,无奈把目光转向国内,而光伏与农业的结合,对于光伏企业来说,不啻于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开辟了一片新的市场。

受益的不仅仅是企业,对于农民来说,产业发展带动脱贫,最重要的是能够让他们参与其中,获得收益。无论是流转土地,还是并网发电,还是在农场打工,光伏加农业这条产业链能够覆盖所有的参与者,没有劳动能力的得到保障,有劳动能力的可以获得更多收益。

在光伏与农业的这场深度合作中,互利才能真正互惠,才能走得更长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